注入金融新動能書寫云貴新篇章 渤海銀行兩家省級分行相繼新裝開業 ? | 百度飛槳:讓AI更快進入產業,讓更多人使用AI | SaaS十年,騰訊生態下,看Martech服務商勵銷云借勢起飛 | 國家知識產權局宣告易百瓏自發電專利權有效! | 抖音電商“雙12”:暖冬好物熱銷,足浴盆、電燉鍋銷量增長633%和531% | 成都積極構建家政服務員職業保障體系,58到家為家政從業者鋪設職業化道路 | 鏈接慈善與金融 助力“雙碳”戰略 平安信托設立全國首只碳中和慈善信托 | 福佑卡車創始人單丹丹:產業互聯網效率制勝,公路貨運“標準化”演進 | 蘋果發布iOS 15.2,修復多個iPhone越獄漏洞引轟動 | 三維天地助力冬奧會食品、藥品安全技術保障工作 |
當前位置: 百科>科學百科>
字號:
 

“中國殺人蜂”——大樹腳村人象沖突的出路?

發布時間:2021-12-14 10:04:31  |  來源:中國網科學  |  作者: 張皓然 王之芊 丁君周 馬晉遙  |  責任編輯:科學頻道

如果你想親眼見一見野象,而不是在動物園里的大象,那你一定會想來大樹腳村。

大樹腳村坐落于云南省,這里的村民大多以種玉米和茶葉為生。數十頭野象于2017年首次進入大樹腳村,并常年生活于此。之后,大樹腳村的村民便深受人象沖突的困擾——他們面臨嚴重的經濟損失和人身安全問題。

野象破壞大樹腳村玉米地 圖源:中南屋

經濟損失包括直接損失和間接損失?!耙跋竺看蝸矶汲晕壹业陌?一年就損失了4000元?!蓖跣沾迕駸o奈地說道。像野象破壞莊稼和房屋等損失,就屬于直接損失。

間接損失是由直接經濟損失引起的其他損失。比如,多位村民曾表示,雖然野象不吃茶葉,但由于它們經常在茶地周圍排徊,導致村民錯過了最佳的采茶時間。因此,許多茶葉也白白浪費了。 

此外,野象還會威脅村民的人身安全。段姓村民夜間在家休息時,就曾突然聽到野象撞擊大門的聲音:“我被大象嚇得送進了醫院?!?/p>

這樣的案例層出不窮。于是,為緩解人象沖突,全球很多組織提出了各種防象方案,比如電網、防象圍墻等。在諸多方案之中,蜂箱柵欄是頗為有效的方式之一。

全球蜂箱柵欄的應用

蜂箱柵欄最早是由動物保護組織“拯救大象(Save The Elephant)”所提出的。其基本原理是利用東非蜂(Apis mellifera scutellata)去攻擊大象身上的柔軟部位,并且對其起到警示作用。在許多人象沖突高發地,蜂箱柵欄都有廣泛的應用。

比如,在肯尼亞的特卡納村,村民就經常要忍受大象所帶來的經濟損失。他們嘗試過多種方法來防象,比如電圍欄、辣椒噴霧等,但基本都失敗了。

為了緩解這里的人象沖突,“拯救大象”用東非蜂蜂箱做成“蜂箱柵欄”來驅趕大象。首先,科研人員把蜂箱架在木樁上,并且用鐵絲網連接起來,每個間隔十米左右。其次,通過大量的數據采集和分析,他們得出了大象最常來的路線,并據此布置上蜂箱柵欄,最終形成了一個長達1700米的柵欄。這個柵欄把大半個農場全部圍了起來。

蜂箱柵欄示意圖 圖源:Blackwell Publishing Ltd

在長達兩年的實驗中,共有13群大象嘗試接近農場周圍。但因為有這些攻擊性很強的東非蜂的存在,其中有12群都掉頭走掉了,只有一頭特別魯莽的公象最終沖破了蜂箱柵欄。

圖中黃色線條為蜂箱柵欄安裝位置 圖源:Blackwell Publishing Ltd

另一個成功使用蜂箱柵欄進行防象的村莊,是坦桑尼亞阿魯沙國家公園邊緣上的倫多亞村。這里的村民們主要靠農業生產來維持生活。但是由于村莊位置緊挨著保護區的邊緣,大象經常會越過邊界而進入村莊里覓食,并最多可以破壞約75%的農作物。面對這樣的情況,一個叫做“瀕危動物警示錄”(Alert for endangered wildlife species)的組織幫助村民們安裝了蜂箱柵欄。

坦桑尼亞當地的蜂箱柵欄 圖源:voanews.com

這個組織在后續走訪中發現,蜂箱柵欄取得了顯著的成效。為自己的柵欄安裝了五個蜂箱的村民巴拉卡描述道,在安裝完成的前幾周,有將近50頭大象越過保護區邊界,摧毀了他農場旁邊的木柵欄,最后沖進田地里大快朵頤,將各種農作物盡數損毀。而在安裝蜂箱柵欄后,他發現進入他田地里的大象數量少了將近一半。巴拉卡直言:“我發現了,大象和蜜蜂真的不共戴天?!?/p>

另一位村民戴瑪也認為蜂箱柵欄效果很好。他表示,在裝完蜂箱的幾個月里,他沒在農田附近看到過一頭大象。他很高興“看到人和大象能在這片草原上能夠和平共處”。

實際上,蜂箱柵欄在非洲大陸上應用非常廣泛,也普遍取得了不錯的效果。而作為蜂箱柵欄的核心,起到防象效果的蜂類通常是有極高攻擊性的東非蜂。同時,“拯救大象”的主席露西(Lucy E. King)曾指出,蜜蜂的嗡嗡聲也會給大象起到一個警示作用,讓其不會輕易地靠近蜂箱。

大樹腳村能使用蜂箱柵欄防象嗎?

盡管東非蜂在緩解國外人象沖突方面效果顯著,但在大樹腳村,引入東非蜂明顯是存在問題的——它會搶奪本地蜂種的食物資源,從而破壞當地生態平衡,甚至給村民帶來生命威脅。

然而,當地常見的胡蜂(Vespoidea)則有希望作為替代蜂種進行養殖,發揮類似的作用。

有七年經驗的養蜂人楊師傅說道:“大象這哺乳類動物在陸地上算是食物鏈頂端了。而胡蜂在陸地上算是昆蟲食物鏈頂端了?!?/p>

大樹腳村最常見的金環胡蜂 圖源:Bugwood.org

胡蜂屬于大型昆蟲,體長通常在3-6厘米不等,并且擁有長且具有毒性的蜂刺。就像東非蜂被稱為“非洲殺人蜂”,胡蜂被稱為“中國殺人蜂”——其具有極高的攻擊性,使得生物靠近它們的巢穴時,便會被蜂群攻擊。它們還會在入侵者身上留下信息素,提醒更多的胡蜂趕來圍攻,對入侵者造成持續不斷的傷害。

人類被胡蜂蜇后,可能引起嚴重過敏反應 圖源:Panther Pest Control

2013年,在陜西省就曾發生過一場胡蜂災難。當時,路過的陳先生在救助一對被胡蜂包圍的母子時,自己也被大拇指般大的胡蜂猛蜇,導致急性腎衰竭,一度生命垂危。他心有余悸地說:“胡蜂一直追了200米,圍著我蜇了將近3分鐘……”

同樣,傾巢而出的胡蜂也足以威脅到皮糙肉厚的大象。在云南某野象保護區附近養蜂的楊師傅,就曾親眼目睹過胡蜂逼退大象的場景。有一次,大象只是經過了楊師傅所養的胡蜂蜂巢,就遭到了蜂群圍攻。其中有一只胡蜂蜇到了大象的鼻尖——也是大象全身最脆弱的部位之一。在發出一聲叫喚后,大象掉頭就跑,之后便再也沒有靠近該區域。

此外,有大樹腳村的蜂農也見到過類似的場景:曾經有象群路過時驚擾到了他養的胡蜂,因而遭受到了攻擊。在被蜇了好幾下之后,大象便開始后退,一直退到遠離蜂巢的安全區域才停止。

不難發現,胡蜂極強的的攻擊性可以有效逼退大象。同時,村民表示大象能夠互相交流,在遇到危險時,會通知彼此,遠離危險。

另一方面,大樹腳村擁有適合胡蜂生存的自然條件。胡蜂通常以昆蟲和樹漿為食。而大樹腳村不僅擁有豐富的昆蟲資源,同時這里年平均氣溫為18.7℃,適合樹木產出足夠的樹漿,作為胡蜂的食物來源。

胡蜂在捕食蜘蛛 圖源:www.amentsoc.com

因此,在大樹腳村也有著幾戶人家常年養殖胡蜂。鑒于胡蜂大多在地里筑巢,養蜂人們通常會在地里挖一個深70公分、寬30公分的洞。隨后,他們會將蜂巢放入洞中。在洞中的胡蜂則會自行尋找食物、繁衍和產蛹。

地里的胡蜂蜂巢 圖源:Go Pests.com

如果想通過蜂箱養殖胡蜂,操作也較為容易。大樹腳村的蜂農指出,只要在蜂箱底部鋪上一層不含石子的泥土,并且確保每個蜂箱之間相隔300米以上,就可以用于養殖胡蜂。

而根據大樹腳村的實際情況,如果想用胡蜂來防象,只需要在兩棵樹之間用鐵絲串起一個胡蜂蜂箱,置于大象進村的必經之路上即可。

胡蜂蜂箱結構 圖源: Old Farmer's Almanac

除了具有潛在的防象可能,胡蜂本身也有著很高的商業價值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高當地的經濟收益。通常來說,一窩包含20只成蜂的蜂巢成本約為1300元。而因為豐富的營養價值,一公斤的胡蜂蜂蛹則可以賣到200元左右。根據大樹腳村幾位養蜂人的經驗,一年下來,一窩胡蜂的收益可以高達4000到6000元。而近年來,大樹腳村的村民年平均收入約為10000元。

胡蜂蜂蛹 圖源:The Splendid Table

同時對于部分有經驗的養蜂人來說,他們甚至可以自己做蜂箱、上山抓捕野生胡蜂來進行養殖,直接省去了成本費用。有蜂農說道:“白天我們跟著在外面的蜂子找它們的蜂巢,到了晚上,蜂子都回家了,我們就去把蜂巢挖出來裝到籠子里,帶回自己做的窩?!?/p>

因此,在自然環境和人工技術的支持下,在大樹腳村通過胡蜂蜂箱柵欄來防象,是一個具有可行性的方案。

胡蜂防象,可能面對哪些問題?

雖然在大樹腳村養殖胡蜂具有防象的潛力,但是也同樣面臨著諸多挑戰。

首先,胡蜂作為具有高攻擊性的蜂種,其養殖不可避免地會給人類帶來安全威脅。大樹腳村多位養殖過胡蜂的村民描述,胡蜂蜇人能使人皮膚紅腫,且劇痛無比,更有甚者則可能導致嚴重過敏,危及生命。

針對這樣的問題,研究表明大樹腳村所養殖的胡蜂作為金環胡蜂的一個亞種,只有在人與蜂箱距離小于五米時,才會產生攻擊行為。因此,可以考慮在胡蜂蜂箱五米范圍外放置警示圍欄,即可有效保證附近村民的安全。

金環胡蜂 圖源:insecta.pro

其次,胡蜂會以中華蜂為食,可能給當地中華蜂的生存帶來較大威脅。一位同時養殖過胡蜂與中華蜂的蜂農便稱:“胡蜂是萬萬不能與中華蜂一起養的?!钡窃诖髽淠_村,目前養殖中華蜂的村民并不多。因此,蜂箱柵欄在選址時,只需遠離中華蜂蜂箱處,即可最小化胡蜂對中華蜂的影響。

最后,大樹腳村目前養殖胡蜂的村民較少,不具備防象規模。據此前有養殖經驗的村民所說,村中每個村民小組大約只有一戶人家養殖胡蜂。這也導致村里的胡蜂養殖技術并不成熟,且不具有高普及度。不過,也有多位有經驗的村民表示,養胡蜂頗為簡單,只需要知道如何在野外尋找胡蜂、并用泥土筑造出它所適宜的居住環境即可。

當地養殖中華蜂的蜂農在展示他的蜜蜂 圖源:丁君周

實際上,不僅是在大樹腳村,目前在國內,蜂箱柵欄的技術都處于萌芽階段。但通過胡蜂防象是一個可以探索的方向。

一方面,胡蜂具有高攻擊性,可以起到逼退大象的效果,同時其對環境的要求極其寬松,只需要溫熱、潮濕且昆蟲豐富的環境即可生存;另一方面,對于面臨人象沖突的村民而言,胡蜂的養殖較為容易,其蜂蛹也可以創造可觀的經濟收入。

而在國內,目前有野象出沒的云南西雙版納、普洱、臨滄等地,均適合養殖胡蜂。這也就意味著,胡蜂或許有機會成為國內緩解人象沖突的主要手段之一。

參考資料:

[1] King, Lucy, et al.“Beehive Fences as Effective Deterrents for Crop-Raiding Elephants: Field Trials in Northern Kenya.” Save The Elephant, Blackwell Publishing Ltd, 2011, onlinelibrary.wiley.com/doi/pdfdirect/10.1111/j.1365-2028.2011.01275.x.

[2] Margrit, W. (2019, June 27). Can Bees Solve Human Wildlife Conflicts with Elephants? Nikela. https://www.nikela.org/can-bees-be-the-peacemakers-and-solve-human-wildlife-conflicts-with-elephants/.

[3]王興旺,李濤,卓志航,鄧忠彬,楊偉, &楊春平. (2015).淺析胡蜂的資源價值及危害.四川林業科技(02), 42-47.

作者:張皓然 王之芊 丁君周 馬晉遙

文章來源:中國網科學
分享到: